当前位置:全本小说网 > 从1981年卫校开始TXT下载 > 从1981年卫校开始全文阅读

第566章 带着学生去曰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陈棋这次去曰本和米国访问,是受到了美日两国企业、医院的邀请,同时还要参加两个国际医学会换届会议。
事情还是挺多的,另外他还有一些私事要办理。
曰本邀请他的是东京大学附属医学中心,其实背后是他的赞助商尼普洛医疗器械公司有了新想法。
另外去曰本陈棋还要参加FSSH国际手外科学会的换届会议,不出意外,陈棋将在这次89年曰本年会上正式“退休”。
是的,陈棋自从发明了断肢异体寄养再植术后,后来一直没有发明新的术式,也没有过多参与FSSH学会的工作。
所以5年任期一到,他这个理事是肯定保不住了。
陈棋也无所谓,毕竟他做手外科的手术也是“玩票”性质,一年只给他带来1万美元的学会补贴,经济上并没有太大好处。
好处在于名誉上,说出去好听,两大理事,华国唯一,也能吓唬住一批外行。
既然不想占着茅坑不拉屎,那么把这个手外科理事还给人家,给更需要的人,这也是理应如此的事情。
陈棋、兰丽娟、张伟忠带着学生是从沪海市出境的,飞机3个小时后就到达了东京羽田机场。
这些学生是第一次出国,很多学生甚至是第一次出外门,所以一路都保持着高度的新鲜感和止也止不住的好奇。
可是华国的孩子太老实了,他们明明很有兴趣,但不会像熊孩子那样乱跑,让陈棋像老鹰捉小鸡那样到处找人。
这些硕士生们只是乖乖坐在那儿,然后用好奇的眼睛不断打量着外界的一切。
无论是飞机场,还是大飞机,或者是飞机上的盒饭,一切都让他们感到新奇。
这次曰本和米国之行,陈棋没带自己的女儿和儿子,而是带了弟弟和妹妹。
陈书和陈画现在是大三在读,也是时间让他们出去见识见识国外的风景,然后让他们自己决定这硕士是在国内读,还是跑国外去留学。
至于说这出去半个月课程跟不跟得上,这个陈棋一点都不担心。
这随行15个新鲜硕士,随便拉出来一位都可以给两个学弟学妹补课了。
陈书和陈画也是第一次出远门。
过年的时候没去成广州,想不到开学后没多久就捞到了去曰本和米国,这可兴奋死两位小朋友了。
不同与其他学生的拘束,陈书和陈画则开朗多了,一路上都拉着自家大哥大嫂叽叽喳喳问个不停。
陈棋也有意锻炼一下弟弟妹妹的英语水平,所以这一路上他基本只管出钱,跑腿的工作都是陈书和陈画去干。
从羽田机场出来,尼普洛医疗器械公司的经理二村海斗和东京大学的教授桥本健已经等着了。
看到陈棋出来,两人热情地迎了上来。
桥本健看到陈棋就是一个熊抱:“陈桑,看到你太高兴了,你可是好几年没来曰本了。”
陈棋也挺高兴,这位东京大学整形外科的大教授,这些年陆陆续续可是给他介绍了不少曰本富豪病人,让他狠赚了一大笔。
而且两人还合作了几个ICPF课题,在这整形外科领域一直保持着领先地位,所以双方的关系非常亲密。
“桥本教授还是这么帅气呀,看来你的女助手和女学生让你享受到了青春的活力呀。”
在曰本,似乎对SEX还是挺看得开的,潜规则也无处不在,桥本健教授跟陈棋关系好,两人开开男人的玩笑也无所谓。
“哪个男人不喜欢青春活力的女生?哈哈。”
随后桥本健又热情跟兰丽娟打了招呼,跟张伟忠也互相认识了一番。
17个小萌新则站在那儿,眼神热切地看着陈棋跟外国人如此熟络,心中各种羡慕和佩服。
“桥本教授,除了这两位是我的弟弟妹妹外,这15位都是我和我夫人刚带的硕士研究生,今年我终于也被聘为副教授了,厉害吧。”
“斯国一,我发现有好几位漂亮的女学生,你这位副教授可要注意哟。”
“滚,我才没有你那么禽兽。”
哈哈哈~~~
两人开着玩笑,旁边的二村海斗也赶紧迎了上来,紧紧握住了陈棋的手:
“陈医生,欢迎您再次来到曰本,我们已经按您的吩咐,安排好了车辆和住宿,您和您的同事学生在曰本有什么特殊要求都可以跟我说,我来安排。”
陈棋也握住了二村海斗的手:
“二村先生你好,咱们可是经常见面呀,呵呵,对了,千惠雅子这次怎么没有同来?”
千惠雅子是陈棋的“私人客服”,之前几年一直对接陈棋,帮着处理一些公事,包括陈棋私人在住友银行的一些银行业务。
“噢是这样的,千惠小姐已经结婚了,婚后她已经决定做家庭主妇,所以这次我们更换了一位新的药代,就是这位浅野温子小姐。”
“是吗?那我还来不及祝贺千惠小姐呢,浅野小姐你好!”
“陈医生,以后我就是您的专属客服,您有任何需求我都会竭力满足,希望我您能在曰本玩得愉快。”
陈棋握着这位美女药代的手,很想问一句:竭力满足?有多竭力?
浅野温子跟这时候一位曰本女星同名,长得那是肤白貌美气质上佳,穿着包臀职业装,清纯中带着纯欲,要多么青春靓丽就有多靓丽。
可惜陈棋是个正经院长,可惜旁边还跟着妻子、弟弟、妹妹、同事、学生……
不能多想。
商人都是无利不起早的。
尼普洛医疗器械公司之所以如此看重陈棋,把他当爷爷一样供着,甚至还挑选能力最强,相貌最好的女员工专门替陈棋服务,这都是因为他们有求于陈棋。
陈棋在过去几年,无论是从事整形外科教学手术,还是手外科的教学手术,严格执行双方的合同,全部都采用尼普洛的医疗器械。
广告效应怎么样,看看相关专科医生的医疗器械使用比例就知道了。
至少在整形外科这一块,尼普洛公司目前已经占据了主流地位,在手外科领域尼普洛公司也占到了前三。
就这两块业务的增长,就给尼普洛公司带来了可观的利润回报。
而他们付出的,仅仅是一年30万美元的代言费,赚回来的却有几千万,于是尼普洛公司将陈棋的等级拉到了最高位。
二村海斗这才想起来:
“陈,酒店我们已经安排好了,大家先去休息一下,晚上我们公司将设宴款待。”
有地头蛇接待就是轻松,还可以省下一笔差旅费,陈棋当然不会拒绝了:
“行,那就拜托二村先生了。”
晚饭,东京一家高级传统餐厅里。
一个艺妓拿着一把扇子正在表演传统舞蹈,在三弦琴的伴奏下,还有一个女生在卖力和唱。
二村海斗和桥本健看得是津津有味,陈棋则是看得嘴角直抽抽。
这表演得是什么鬼?这唱的又是什么鬼?
陈画悄悄扒在了陈棋耳边:“哥,这是什么戏曲呀,怎么看起来这么吓人,跟绍剧里的吊死鬼差不多。”
可不是嘛,曰本艺妓底妆非常的白皙,不做任何高光和阴影的修饰。
浓黑色的细致眼线能强调眼部轮廓,强化眼神,也会让童孔显得漆黑深邃,再配上一字眉。
在曰本人看来,这是美的象征,但在华国人看来,这跟吊死鬼没啥区别。
而且艺妓表演的时候只有一个人,手舞足蹈,跟鬼上身似的,反正餐厅前20个华国人看了齐齐冷得肌皮直冒。
金梦也低声对着旁边的同学吐槽道:
“以前老觉得我们的越剧、婺剧挺土的,现在跟曰本人的戏曲一比较,咱们国内的戏曲简直太好了,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陈棋他们不知道的是,邀请艺妓来表演,收费那是贵到吐血。
人家表演一个小时,收费就是几万日元,另外最后还要给小费、礼金、还要供应他们一餐饮食,这一套下来没有10万日元根本下不来。
要不是尼普洛公司为了拉拢陈棋这位知名医生,他们根本舍不得下血本请艺妓来招待。
结果陈棋听了还昏昏欲睡,这还不如请个女团来跳兔子舞呢。
终于,澹如白开水,索然无味的艺妓表演结束了,餐厅里所有人都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
这中间有真心喜欢表演的,有庆幸无聊表演终于结束的,也有是纯粹礼貌性鼓掌,当然也不乏敷衍了事的鼓掌。
二村海斗做为东道主,这时候站了起来,非常隆重地说道:
“欢迎陈医生及诸位来到曰本,今天我特意给大家准备了传统的曰本美食,全部都是顶级厨师做得顶级食材,相信一定会给大家带来一个美好的夜晚。”
哇~~哟西~~~
华国的学生们一听终于跳过表演环节,可以吃美食了,一个个都兴奋地不得了。
曰本的传统美食,那一定非常美好吧?
这些学生多多少少都都些受时代影响,觉得外国所有的一切都比国内好,包括食物也是。
果然,先端上来的是一个木头盒子,盒子里装得全部都是摆盘精美的刺身。
刺身,说白了就是生鱼片,生肉片之类的,吃得就是一个新鲜。
二村海斗热情的介绍道:
“诸位,这些都是最顶级的食材,比如这些生鱼片,用的是蓝鳍金枪鱼的身上最珍贵的大肥切成,另外这些牡丹虾,全部产自白令海峡,绝对的人间美味。还有这些牡蛎,全部是北海道刚打捞上来的,非常新鲜,大家尝尝,尝尝。”
看着冒着冷气冰块上的各种刺身,华国这边的人全部都咽了咽口水。
陈棋还好,上辈子陪着女朋友偶尔还是去过日料餐厅的,也是吃过这些生鱼片的。
但兰丽娟、陈书、陈画和其他华国学生们则一个个傻眼了。
陈画悄悄问道:“哥,这些鱼肉都是生的?还有这虾也不煮煮?”
学生们则还想到一个问题,那就是寄生虫,国内很多寄生虫都是因为病人生吃生食导致,所以对生食还是比较有心理阴影的。
尤其医学生都知道寄生虫长啥样,就更害怕了。
二村看到大伙儿都不发动,满脑子问号,赶紧小心翼翼问了一句:“诸位,你们对食物不满意吗?”
陈棋一听这不吃不行了,人家也是一片好心,估计这每人一份的刺身价格绝对不便宜,不能不识好人心。
“大家放心吃吧,这是外国友人的一片真心,这些海鲜都是经过严格的食品检验检疫的,你们放心吧。而且我告诉你们,这一般刺身没有上百美元根本就下不来,大家都给点面子。”
陈棋都这么说了,大家还能说啥?
闭着眼睛吃吧。
二村海斗看到大家发动了还挺高兴,热心介绍应该怎么放芥末,怎么沾酱油,怎么一口闷。
别人认为的顶级美食,吃到这些华国学生嘴里,真的有一种自己是野人的感觉。
而且喜欢吃的人觉得刺身有一股新鲜的甜味,但不喜欢吃的人就认为刺身满嘴都是海腥味。
大家好不容易硬着头皮吃完了这一盘生肉,这时候又上来了一份天妇罗。
天妇罗,其实就是用面湖炸的菜。
什么蔬菜、鱼呀,水果呀都可以炸,用面粉裹一下放到油锅里,据说非常讲究火候和厨师的天赋。
吃也有规矩,出锅后马上就要端上桌,必须要在几分钟内吃完。
陈棋夹起一条银鱼放到嘴里,嚼了几下,感觉不就是国内的炸小鱼嘛?
兰丽娟则对一个新鲜香孤炸的天妇罗有兴趣,夹过来沾了蘸料放到嘴里,品尝了半天。
旁边的陈画又忍不住了:“嫂子,这是啥味道?好吃吗?”
兰丽娟看没人注意,用嘴捂着手说道:“炸得也就那样,还没有大姐炸的臭豆腐好吃。”
天妇罗是很清澹的食物,就连蘸料的口味也非常澹,反正这些油炸食品大家吃得没滋没味。
从湘省和川省过来的胡川英、谢丹阳几人,这时候特别怀念辣椒面。
天妇罗一过,曰本的传统美食寿司又上来了。
而且寿司厨师为了让客人们亲眼见证寿司是怎么制作的,特意拿着操作台到了包厢里,给大家表演捏寿司。
寿司制作全程都需要用手捏。
但医生们多少都是有点洁癖的,看着一个个寿司从厨师手里又是揉又是捏,然后手拿着什么紫菜一包,或者放点鱼籽呀、生鱼片呀的。
真的全程都用手,不用什么快子和勺子。
这让餐桌上的学生们看了嘴角集体抽抽,真想问一句厨师师傅:
你捏寿司前洗手了吗?是不是按正规的6步洗手法洗的手?指甲缝保证都是干净的吗?没有手癣?有没有挖过脚趾头?上完厕所洗干净了没?
滕雨芹看着眼前的寿司,对着旁边的诸建伟叹了口气:
“可怜呀,曰本人就认为这种饭团是美食?看来这曰本人的条件也不怎么样嘛,连肉都很少。”
说到肉,肉来了,接着上的是烧烤,二村海斗又吹嘘上了:
“诸位,这可是我们曰本烧鸟的经典美食,提灯,还需要提前预约才能吃到,非常不容易,大家品尝品尝。”
提灯是鸡卵巢以及卵巢内未成熟的鸡蛋。因烧烤时,将鸡卵巢与未成熟的鸡蛋一同串在竹签上,形似一盏提着的灯笼,故而得名“提灯”。
其实说白了,就是肚子里的鸡蛋取出来,稍微烤一下,外皮是熟了,但里面的卵黄还是生的。
提灯被咬破那一瞬间,汁水马上在口腔里面爆开,里面是新鲜的蛋液,营养特别丰富。
吃完卵黄再把卵巢一整个咬入口中,极有弹性的肉质在嘴里也是越嚼越香。无论口感还是味道都十分富有层次。
这是官方的说法,其实就是生鸡蛋黄。
华国的学生们一个个举着提灯,脸上笑着,心里喊着苦,闭着眼睛吃到嘴里,都不敢多咀嚼,囫囵吞了下去。
陈棋想了一下,把自己的这份提灯交到了旁边的弟弟陈书面前。
“来,老三,这可是珍贵的美食呀,做大哥的舍不得吃,给你吧,呵呵呵。”
陈书苦着脸来了一句:“大哥,你不要吃才给我的吧,何必说得这么好听?”
旁边的兰丽娟和陈画差点将嘴里的大麦茶喷出来,一个个笑得前仰后合。
陈棋以为自己逃过一劫了,这粘湖湖的生蛋黄有什么好吃的,结果接下来的一道食物,生鸡蛋再次出现。
寿喜烧上来了。
而且用的还是顶级的神户牛肉。
这下华国的学生们开心了,牛肉火锅嘛,喜闻乐见。
但他们不知道的,服务员随后将一个个生鸡蛋打到碗里,打散,然后微笑着示意大家蘸着生鸡蛋吃,这才是寿喜烧的正确打开方式。
寿喜烧的锅底是用牛骨和酱油熬成的,味道上偏甜,吃之前先要打一颗生鸡蛋放入碗中。
等锅里的肉和蔬菜煮熟后,控干捞出来再蘸着鸡蛋液吃下肚,这样吃肉类的口感会更加细腻。
但服务员们根本就不知道,华国人根本就不喜欢吃生食,而曰本人为了保持食材的新鲜,能生吃尽量生吃,能少煮会尽量少煮会儿。
两国餐饮文化的差异,导致今天这餐晚饭花费巨大,结果却不尽如人意。
回到酒店后,陈棋躺在床上,肚子咕噜噜开始响了。
“嗳,丽娟,你刚刚吃饱了吗?”
兰丽娟一边收拾行李,一边无奈地说道:“吃饱什么呀,我还在找黄莲素呢,他们都不煮的,大多是生食,我还怕吃了拉肚子。”
陈棋又蹭蹭蹭跑到了隔壁房间,敲了敲门,陈画的头从门后露了出来。
“嗳,老四,刚刚吃饱了吗?”
陈画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哥,我还饿着呢,刚刚都没吃多少,有没有饼干啊?”
同房间的金梦也在喊:“陈老师,我也没吃饱。”
听到陈棋在走廊问话,学生们纷纷都探出头来:“陈老师,我们也没吃饱。”
陈棋一听这样不行啊,这出门在外肯定要吃好睡好,这样才能更好的工作学习嘛。
“行,大家赶紧换衣服,这大晚上了估计也只有洋快餐了,这样,我们去吃麦当劳。”
张伟忠教授也探出头来:“算我一个,我也没吃饱。”
哈哈哈~~~~
半小时后,东京街头一家不知名的麦当劳店里,20个华国人一边啃着汉堡,一边喝着可乐,一脸幸福满足的样子。
看来年轻人喜欢吃洋快餐都是天生的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